我要投稿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米雪三级 >

周弘,王通周弘正高绰李稚廉传(公元574年)

日期:2020-05-04 21:25 来源:水雾 作者:功夫阿波

十七南北朝-20.4.6.4王通周弘正高绰李稚廉传(公元574年)

《陈书卷十七•列传第十一》:“王通,字公达,琅邪临沂人也。祖份,梁左光禄大夫。父琳,司徒左长史。琳齐代娶梁武帝妹义兴长公主,有子九人,并着名。

通,梁世起家国子生,举明经,为秘书郎、太子舍人。以帝甥封武阳亭侯。累迁王府主簿、限外记室从军、司徒主簿、太子中庶子、骠骑庐陵王府给事中郎、中权何敬容府长史、给事黄门侍郎,坐事免。

侯景之乱,奔于江陵,元帝以为散骑常侍,迁守太常卿。自侯景乱后,台内宫室,并皆焚烬,以通兼起部尚书,归于京师,专掌缮造。

江陵陷,敬帝承制以通为吏部尚书。绍泰元年,加侍中,尚书如故。寻为尚书右仆射,吏部如故。

高祖受禅,迁左仆射,侍中如故。

文帝嗣位,领太子少傅。

天康元年,为翊右将军、右光禄大夫,量置佐史。

废帝即位,号安右将军,又领南徐州大中正。

太建元年,迁左光禄大夫。

六年,加特进,侍中、将军、光禄、佐史并如故。未拜卒,时年七十二。诏赠本官,谥曰成,葬日给宣称一部,弟质、弟固各有传。”

(王通(《南史卷二十三•列传第十三》),字公达,琅邪临沂人。祖父王份,在梁朝任左光禄大夫。父亲王琳,任司徒左长史。王琳在南齐的时候娶了梁武帝的妹妹义兴长公主,有儿子九人,在那时都出名望。

王通在南梁的时候以国子学的学生起家。因通晓经术被推荐,成为秘书郎、太子舍人。以皇帝外甥的资历封为武阳亭侯。络续升任王府主簿、限外记室从军、司徒主簿、太子中庶子、骠骑庐陵王府给事中郎、中权何敬容府长史、给事黄门侍郎,因事获罪而被褫职。看看徐若瑄。

侯景叛乱时,王通流亡到江陵,元帝萧绎任用他为散骑常侍,升任署理太常卿。自从侯景叛乱后,台城内的宫殿房屋,都被焚烧成为一片废墟,以王通兼任起部尚书,回到京城,特地掌管修整兴办。

江陵失守,敬帝萧方智秉承皇帝旨意任用王通为吏部尚书。

绍泰元年(555年),王通担任侍中,尚书一职依然保存。不久任尚书右仆射,吏部尚书职务仍保存(敬帝太平元年九月壬寅初一,556年10月19日)。

高祖陈霸先接受禅让(武帝永定元年十月乙亥初十,557年11月16日),王通升任左仆射,侍中一职保存。

文帝陈蒨继位(武帝永定三年六月甲寅廿九,559年8月17日),王通领太子少傅。

天康元年(566年),王通任翊右将军、右光禄大夫,允许他酌情设置属吏。

废帝登位,王通封为安右将军(文帝天康元年六月辛亥初六,566年7月8日),又领南徐州大中正。

太建元年(569年),王通升任左光禄大夫。

六年(十二月丙午二十,575年1月17日),王通加官特进,侍中、将军、光禄等职务及量置佐史的待遇依旧保存。尚未上任便仙逝了,那时年岁七十二岁。皇帝下诏赠给他正本的官衔,谥号是成,下葬那天派给了一队宣称乐。他的弟弟王质(《陈书卷十八•列传第十二》)、王固各人另有传(《陈书卷廿一•列传第十五》)。)

《陈书卷廿四•列传第十八》:“周弘正,字思行,汝南安城人,晋光禄大夫顗之九世孙也。祖颙,齐中书侍郎,领著作。父宝始,梁司徒祭酒。

弘正幼孤,及弟弘让、弘直,俱为伯父侍中护军舍所养。年十岁,通《老子》、《周易》,舍每与讨论,辄异之,曰:“观汝神情颖晤,算帐警发,后世着名,当出吾右。”河东裴子野深相赏纳,请以女妻之。十五,召补国子生,仍于国学讲《周易》,诸生传习其义。以季春退学,孟冬应举,学司以其日浅,弗之许焉。博士到洽议曰:“周郎年未弱冠,便自讲一经,虽曰诸生,实堪师表,无俟策试。”

起家梁太学博士。晋安王为丹阳尹,引为主簿。出为鄴令,丁母忧去职。服阕,历曲阿、安吉令。

普通中,初置司文义郎,直寿光省,以弘正为司义侍郎。

中大通三年,梁昭明太子薨,其嗣华容公不得立,乃以晋安王为皇太子,弘正乃奏记曰:

窃闻捴谦之象,起于羲、轩爻画,揖让之源,生于尧、舜禅受,其来尚矣,可得而详焉。夫以庙堂、汾水,殊途而同归,稷、契、巢、许,异名而平昔,出者称为元首,处者谓之外臣,莫不内外相资,表里成治,斯盖万代同规,百王不易者也。暨于三王之世,浸以陵夷,各亲其亲,各子其子。乃至七国争雄,王通周弘正高绰李稚廉传(公元574年)。刘项竞逐,皇汉扇其俗,有晋扬其波,忍让之道废,多历年所矣。夫文质递变,浇淳相革,还朴反古,今也其时。

伏惟明大王殿下,天挺将圣,聪明神武,百辟冠冕,四海归仁。是以皇上发德音,下明诏,以大王为国之储副,乃天下之本焉。虽复夏启、周诵,汉储、魏两,此数君者,安足为大霸道哉。意者愿闻殿下抗目夷上仁之义,执子臧大贤之节,逃玉舆而弗乘,弃万乘如脱屣,庶改浇竞之俗,以大吴国之风。古有其人,今闻其语,能行之者,非殿下而谁?能使有为之化,复兴于邃古,让王之道,不坠于来叶,岂不盛欤!岂不盛欤!

弘正陋学书生,义惭稽古,家自汝、颍,世传忠烈,先人决曹掾燕抗辞九谏,高节万乘,严色三府,虽盛德之业将绝,而狂直之风未坠。是以敢布腹心,肆其愚瞽。如使刍言野说,少陈于听览,纵复委身烹鼎之下,绝命肺石之上,虽死之日,犹生之年。

其抗直守正,皆此类也。

累迁国子博士。时于城西立士林馆,弘正居以讲授,听者倾朝野焉。弘正启梁武帝《周易》疑义五十条,又请释《乾》、《坤》、《二系》曰:“臣闻《易》称立以尽意,系辞以尽言,然后知圣人之情,几可见矣。自非含微体极,尽化穷神,岂能通志成务,探赜致远。而宣尼比之枷锁,绝韦编于漆字,轩辕之所听莹,遗玄珠于赤水。伏惟陛下一日万机,匪费神于瞬息,凝心妙本,常自得于天真,圣智无以隐其几深,明神无以沦其不测。至若爻画之苞于《六经》,文辞之穷于《两系》,名儒剧谈以历载,鸿生抵掌以全年,莫有试游其籓,未尝一见其涘。自制旨降谈,裁成《易》道,析至微于秋毫,涣曾冰于幽谷。臣亲承音旨,职司宣授,后进诜诜,不无传业。但《乾》、《坤》之蕴未剖,《系》表之妙莫诠,使一经深致,尚多所惑。臣不涯庸浅,敷衍短陋,谨与受业诸生清河张讥等三百一十二人,于《乾》、《坤》、《二系》、《象》、《爻》未启,伏愿听览之闲,曲垂提训,得使微臣钻仰,成其笃习,后昆功德,特地有奉。自惟多幸,关秀媚。欢沐道于尧年,肄业终身,不知老之将至。天尊不闻,而冒陈请,冰谷置怀,罔识攸厝。”

诏答曰:“设《卦》观象,事远文高,作《系》表言,辞深理奥,东鲁绝编之思,西伯幽忧之作,事逾三古,人更七圣,自商瞿禀承,子庸教授,篇简隐藏,岁月辽远。田生表菑川之誉,梁丘擅琅邪之学,代郡范生,山阳王氏,人藏荆山之宝,各尽玄言之趣,说或去取,意有详略。近搢绅之学,咸有稽疑,随答所问,已具别解。知与张讥等三百一十二人须释《乾》、《坤》、《白话》及《二系》,万机小暇,试当讨论。”

弘正博物知玄象,善占候。大同末,尝谓弟弘让曰:“国度恶运,叶子楣。数年当有兵起,吾与汝不知何所逃之。”及梁武帝纳侯景,弘正谓弘让曰:“乱阶此矣。”

京城陷,弘直为衡阳内史,元帝在江陵,遗弘直书曰:“适有都信,贤兄博士安然。但京师搢绅,无不附逆,王克已为家臣,陆缅身充卒伍,唯有周生,确乎不拔。言及西军,潺湲掩泪,恒思吾至,如望岁焉,松柏后凋,一人而已。”王僧辩之讨侯景也,弘正与弘让自拔迎军,僧辩得之甚喜,即日启元帝,元帝手书与弘正曰:“獯丑逆乱,寒暑亟离,海外相识,零落略尽。韩非之智,难免秦狱,刘歆之学,犹弊亡新,音尘不嗣,每以耿灼。常欲访山东而寻子云,问关西而求伯起,遇有今信,力附相闻,迟比来邮,慰其延伫。”仍遣使迎之,谓朝士曰:“晋氏平吴,喜获二陆,今我破贼,亦得两周,今古一时,足为连类。”及弘正至,礼数甚优,朝臣无与比者。

授黄门侍郎,直侍中省。俄迁左民尚书,寻加散骑常侍。

元帝尝著《金楼子》,曰:“余于诸僧重招提琰法师,隐士重华阳陶贞白,士大夫重汝南周弘正,其于义理,清转无量,亦一时之名士也。”及侯景平,僧辩启送秘书图籍,敕弘正雠校。

时朝议迁都,朝士家在荆州者,皆不欲迁,唯弘正与仆射王裒言于元帝曰:“若束脩以上诸士大夫微见古今者,听听麦家琪。知帝王所都本无定处,无所与疑。至如黔首万姓,若未见舆驾入建鄴,谓是列国诸王,未名天子。今宜赴百姓之心,从四海之望。”时荆陕人士咸云王、周皆是东人,梦想东下,恐非良计。弘反面折之曰:“若东人劝东,谓为非计,君等西人欲西,岂成良策?”元帝乃大笑之,竟不还都。

及江陵陷,弘正遁围而出,归于京师,敬帝以为大司马王僧辩长史,对于米雪三级。行扬州事。

太平元年,授侍中,领国子祭酒,迁太常卿、都官尚书。

高祖受禅,授太子詹事。

天嘉元年,迁侍中、国子祭酒,往长安迎高宗。三年,自周还,诏授金紫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,领慈训太仆。废帝嗣位,领都官尚书,总知五礼事。仍授太傅长史,加明威将军。

高宗即位,迁特进,重领国子祭酒,豫州大中正,加扶。

太建五年,授尚书右仆射,祭酒、中正如故。寻敕侍东宫讲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。太子以弘正朝廷旧臣,德望素重,于是降情屈礼,横经请益,有师资之敬焉。

弘正特善玄言,兼明释典,虽硕学名僧,莫不请质疑滞。

六年,卒于官,时年七十九。诏曰:“追远褒德,抑有恒规。故尚书右仆射、领国子祭酒、豫州大中正弘正,识宇凝深,艺业通备,辞林义府,国老民宗,道映庠门,望高礼阁,卒然殂殒,朕用恻然。可赠侍中、中书监,丧事所须,量加资给。”便出临哭。谥曰简子。

所著《周易讲疏》十六卷,《论语疏》十一卷,《庄子疏》八卷,《老子疏》五卷,《孝经疏》两卷,《集》二十卷,行于世。

子坟,官至吏部郎。

弘正二弟:弘让,弘直。

弘让性简素,博学多通,天嘉初,以白衣领太常卿、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。

弘直,字思方,幼而聪敏。解褐梁太学博士,关秀媚。稍迁西中郎湘东王外兵记室从军,与东海鲍泉、南阳宗懔、平原刘缓、沛郡刘瑴同掌书记。入为尚书仪曹郎。湘东王出镇江、荆二州,累除录事咨议从军,带柴桑、当阳二县令。

及梁元帝承制,授假节、英果将军、世子长史。寻除智文官军、衡阳内史。迁贞毅将军、平南长史、长沙内史,行湘州府州事,湘滨县侯,邑六百户。历邵陵、零陵太守、云麾将军、昌州刺史。

王琳之举兵也,弘直在湘州,琳败,乃还朝。

天嘉中,历国子博士、庐陵王长史、尚书左丞、领羽林监、中散大夫、秘书监,掌国史。迁太常卿、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。

太建七年,遇疾且卒,乃遗疏敕其家曰:“吾本年已来,筋力减耗,可谓衰矣,而好生之情,曾不自发,唯务行乐,不知老之将至。今时制云及,将同朝露,七十馀年,颇经称足,启手告全,差无遗恨。气绝已后,便买市中见材,材必需小形者,使易提挈。敛以时服,古人通制,但下见先人,王通周弘正高绰李稚廉传(公元574年)。必需备礼,可著单衣裙衫故履。既应侍养,宜备纷帨,或逢善友,又须香烟,棺内唯安白布手巾、粗香炉而已,其外一无所用。”卒于家,时年七十六。有集二十卷。

子确。

确,字士潜,美容仪,空旷有行检,博涉经史,笃好玄言,世父弘正特所钟爱。解褐梁太学博士、司徒祭酒、晋安王主簿。高祖受禅,除尚书殿中郎,累迁安成王限内记室。高宗即位,授东宫通事舍人,丁母忧,去职。及欧阳纥平,起为中书舍人,命于广州慰劳,服阕,为太常卿。历太子中庶子、尚书左丞、太子家令,以父忧去职。寻起为贞威将军、吴令,确固辞不之官。至德元年,授太子左卫率、中书舍人,迁散骑常侍,加贞威将军、信州南平王府长史,行扬州事,为政平允,称为良吏。迁都官尚书。祯明初,遘疾、卒于官,时年五十九。诏赠散骑常侍、太常卿,官给丧事。”

(周弘正(《南史卷三十四•列传第二十四》),字思行,汝南安城人,是晋光禄大夫周顗的第九世孙。祖父周颙,是齐朝的中书侍郎,领著作。父亲周宝始,是梁的司徒祭酒。

周弘正幼年丧父,与周弘让、周弘直由伯父侍中护军周舍侍奉。周弘正那时十岁的时候就懂《老子》、《周易》,周舍每次与他讨论总是感到惊奇,说:“看你灵便聪悟,精明事理而又发语惊人,未来一定会在我之上。”河东裴子野绝顶赏识他并与他结交,还表示愿意将女儿嫁给他。十五岁那年,周弘正被召补为国子学生,随即在国学里讲明《周易》,儒生们都练习和撰述他的看法。他在三月退学,当年的十月就接受推荐列入对策考试,主管学校的官员以为他的资历太浅,不赞成他应考。博士到洽议论说:“周郎还不十岁,就单独主讲一经,虽说是诸生,但现实上却可能当先生,他就不用列入对策考试了。”于是周弘正就在家中以布衣身份间接出任梁朝的太学博士。

晋安王担任丹阳尹时,请他为主簿。自后周弘正调往鄴城任县令,因母亲仙逝而服丧去职。服丧期满后,历任曲阿、安吉县县令。

普通年间,朝廷先河设置司文义郎这一官职,在寿光省当值,并任命周弘正为司义侍郎。

中大通三年(四月乙巳初六,531年5月7日),梁昭明太子萧统仙逝,他的长子萧欢被封为华容公而没有立为皇位承继人,却立晋安王萧纲为皇太子(五月丙申廿七,531年6月27日;通鉴云:“朝野多以为不顺(朝野之士多以为不吻合一般的顺序)”;立世适孙为顺),周弘正上书说:

我暗里听说谦逊这种美德,发作于伏羲、轩辕创建的《易》、《轩》爻画,让位于贤的源头,是尧、舜的禅让,这一精良的风气间隔这日已经绝顶悠长了,但仍然可能从古籍和据说中详知其情。以庙堂执政、汾水归隐而言,两者道路不同但主意一致,从此稷、商契、巢父、许由而论,他们名号各异而寓理则一,出世而任者即称凡间君主,隐世而处者就叫方外之臣,而凡间君主和方外之臣都无不相得益彰,共成天下大治,这简略是千秋万代都应协同遵循的规则,历代帝王都不会转移的吧。不过到了夏、商、周三代,这种忍让之风,先河逐步凋落,帝王们都家传天下给本身的子弟亲属。接着战国七雄夺取天下,刘邦项羽竞逐帝位,汉代传布这种恶习,晋朝变本而加利,于是忍让这一优良保守遂告废绝,至今已经是年深日久了。啊,代代风气依时序而转变,浇漓浮薄与质朴憨厚彼此替代,收复远古的质朴之风,现在正是好机遇啊。

我虔敬地以为明大王殿下您,天资出色比得上圣人(论语:太宰问于子贡曰:“夫子圣者欤﹖”子贡曰:“固天纵之将圣。学会周弘。”朱元晦注曰:将,殆也,谦若不敢知之辞。或曰:将,大也),既机灵明智又崇高威严,朝中公卿赞成,天下黎民归心,以是皇上开恩德之口,下英明之诏,立大王您为皇太子,这乃是国脉延续的根基。尽管是夏代的启、西周的姬诵、汉代的太子、曹魏的嗣君,这些王位帝位的承继人,哪里值得向大王您道及呢。不过我还是希望听说殿下能抗心希古,对峙春秋时期目夷那样崇尚仁德,推卸宋国的大义(左传:宋桓公疾,太子茲父固请曰:“目夷長且仁,君其立之。”公命子鱼。子鱼辞曰:“能以国让,仁孰大焉﹖臣弗及也。”遂走而退。子鱼,目夷字也),恪守春秋时期曹国子臧那样绝交君位的高节(左传:成十三年(公元前578年),诸侯伐秦,曹宣公卒于师,曹人使公子负芻守,公氶欣时逆曹伯之丧;负芻杀太子而自立。既葬,子臧将亡,国人皆将从之。成公乃惧,告罪,且请焉,子臧乃反。诸侯讨曹成公,执而归诸京师。将见于臧于王而立之,辞曰:“圣挞节,次守节。为君,非吾节也,虽不能圣,敢失守乎!”遂逃,奔宋。负芻立,是为成公。子臧,欣时字也),躲开龙车凤辇而不乘(庄子让王篇曰:越人三世弒其君,王子搜患之,逃乎丹穴。而越国无君,求王子搜不得,听说麦家琪。从之丹穴。王子搜不出,越人薰之以艾,乘以王舆,王子搜援绥登车,仰天而呼曰:“君乎君,独不可能舍我乎!”),抛弃君位就像脱掉鞋子那样畅快(孟子曰:舜视弃天下,犹弃敝屣也),那么就有可能改革上述那种由来已久的争权夺利的恶习,从而发扬光大吴国太伯那样的退步之风(谓太伯以天下让,逃而君吴也)。古时有揖让之人,现在也能听到对谦逊的赞美之声,这日能对此事必躬亲的人,除了殿下还有谁呢?能够使顺应自不过不强求的教化,从远古复兴于当代,使谦辞王权帝位的风气不泯减于未来(庄子外篇有让王,述尧、舜以天下让。来叶,来世也),殿下的功德岂不是恢弘丰美吗!岂不是恢弘丰美吗!

我周弘正是个学问浅陋的书生,内疚于稽考现代道义,但我们家族在汝、颍一带,世世代代忠烈相传,我先祖周颤任执法官员也曾屡次婉言切谏,在御宴时批评晋元帝自词为尧舜之君,涌现出了高风亮节,又曾在逆贼大将军王敦眼前理直气壮铮铮铁骨。如今固然尧舜的德业接近灭尽,但我为人的疏狂直率的作风并没有消逝,所以勇于冒死说出心腹之语,表达笨拙之见。如果我这些微乎其微的村言鄙说,能供殿下听取一二,那么我纵然置身在烹鼎之中,绝命在伸冤石上,也好比是死而犹生、生而长存。

周弘正的直率正直笃守正路的诸多言行,都与这相宛如彷佛。

周弘正络续升任为国子博士。那时南梁武帝在都城建康城西设立了士林馆(武帝大同七年十二月丙辰十九,542年1月20日),周弘正在馆里讲学任教,朝廷和社会上的学术人士全都前去听讲。周弘正向梁武帝奏陈了关于《周易》的五十条疑义,又仰求注解《乾》、《坤》、《二系》诸篇,说:“臣听说《易》中称呼圣人取法万物来填塞地表达本身的道理,又附以诠释性的文字以填塞表达本身的看法,如此,那么先人就可能经过议定研究而懂得圣人的意旨,《易》中寓含的玄机神秘也就灼然可见了。不过如果对《易》不能咀嚼隐微领悟透彻,不能曲尽其妙地掌握它变化多端的纪律,又若何可能通天下之志成天下之务,若何可能探赜索隐钩深致远呢。所以孔子把精求《易》理比喻为戴上脚缭手铐行走,他反重复复地翻阅《易》书,甚至于穿连书简的牛皮条磨断了几根,连黄帝也思疑不明,控制不住《易》的真义。我虔敬地以为陛下无所事事,不费一时顷刻的斟酌即可尽善尽美,而目不转睛地研思《易》理,则经常能领悟到纯洁的转义。面对陛下,尽管是圣人智者也不可能遮盖他们心坎深处的隐情,神祇鬼怪也无法掩藏他们难以测度的变幻。至于爻画的深意寓含在《六经》内中,诠释的要义尽在《两系》之中,对此,名儒行家天长日久地侃侃而谈,鸿生巨子经岁成年地抵掌而辩,但都没有谁能进入《易》的边缘,连皮毛也不曾抵达。而自从陛下圣意下谕,审定了《易》义,剖析得至捆至微,于是诸多疑问涣然冰释。微臣我领受陛下旨意,在士林馆任职宣讲《易》学,子弟学子众多,今后《易》学不乏传人。只是《乾》、《坤》二卦的底蕴还没有剖析,《系辞》体现出的征兆也不曾诠释,使我们一深刻到它们的堂奥,便有颇多思疑。臣天性子庸浮浅,行事细致见识忐忑,谨与儒生弟子清河张讥等三百一十二人,因《乾》《坤》《二系》《象》《爻》诸篇尚未启蒙,惟愿陛下在处理国务之余,给以周详的讲明,使我得以深刻研究,指导我用心练习,也使嗜好《易》的后代弟子领受教导而精晓这门学问。我自以为绝顶荣幸,怡然受恩于当今如尧似舜的有道之君.终身修习《易》学,甚至不知老之将至。我们的上述愿望,陛下也许还不知道,徐若瑄。所以冒着死罪仰求如上,心裹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似的战战兢兢,不知如何是好。”

梁武帝下诏书答复说:“圣人经过议定《卦》来观照万事万物,这种事已经绝顶古远。而《卦》理也莫测高妙,圣人又撰写《系辞》以表述看法,却也辞意晦涩义理艰深,东鲁孔宣尼对《易》的穷思苦研,西伯被拘囚时发愤对《易》的推演,这类事都已远在夏商周三古时期,到现在人世历史已经换了秦汉魏晋齐梁七个朝代,自从商瞿领受《易》学,子庸教授商瞿的学说,至今已是岁月悠久,他们的书稿讲义都已隐藏不存。西汉武帝时期菑川的田生享有《易》学表率的盛誉,宣帝时期琅邪的梁丘贺也独擅《易》学之长,自后东汉时期代郡范生,山阳王氏,他们对《易》都有出色的看法,各自填塞地阐发了《易》的旨趣,但各家的弃取详略,却又互有不同。近来官宦士大夫们学《易》,也都提出疑询,我已随问随答,给各人作了诠释。现在又得知你和张讥等三百一十二人要我注解《乾》《坤》《白话》以及《二系》,当于处理国务而略不足暇之时,与你们一起协同探究。”

周弘正学问博识,能看透一些微妙的迹象,擅长伺探天象变化而预测吉凶。大同末年,也曾对弟弟周弘让说:“国度将有恶运,几年之后国际会有兵戈之乱,我和你不知逃到哪里去能力避开这次灾难。”到梁武帝接纳北朝东魏的降将侯景时,周弘正对周弘让说:“祸乱道理就在这里了(武帝中大同二年二月壬午十五,547年3月21日)。”

当京城建康被侯景攻陷时(武帝太清三年三月丁卯十二,549年4月24日),周弘直正在衡阳担任内史,梁元帝萧绎在江陵,写信给周弘直说:“刚从都城来了一位使者,从他那里得知你两位哥哥安然。但京城里的官员,简直没有不变节寄托逆贼侯景的,王克已经做了侯景的家臣,陆缅加入了侯景的军队,惟有你哥哥周生,死守大义不变节。他谈到我们西军时,泪水如流,经常盼念我去转圜他们,就像农夫欲望年成歉收那样心切,孔子曾说‘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’,现在齐备这种风致的就唯有令兄弘正一人结束。”

王僧辩领导西军征伐侯景的时候,周弘正与周弘让自动地逃出建康奔向西军,王僧辩见了他们绝顶欣喜,当天就派人告知了梁元帝萧绎,梁元帝亲笔写信给周弘正说:“自从像现代獯鬻那样的外族小丑侯景作乱以来,韶光似箭的几年之中,天下的知交伙伴,死亡殆尽。当年富饶才智的韩非,尚且难免死在秦国狱中,学问厚实的刘歆,也在王莽新朝失败的繁芜中自戕,如今你陷在建康城中音讯全无,我经常心胸耿耿忧思焦虑。我经常打算像西汉人访求山东终子云,东汉人探寻关西杨伯起那样找你,这日恰恰见了王僧辩派来的人,他把你的音讯全说给我听了,我正期望着你的来信,宽慰我对你的期盼。”于是交代特使去应接周弘正,又对朝廷官员说:“晋氏司马炎平定孙吴,很夷愉地获得了陆机陆云,现在我征伐侯景,也获得了周弘正周弘让,前代的司马炎和这日的我都在相同的机遇下获得两位英才异士,足可能连类而及彼此媲美了。”当周弘正到了江陵时,遭到了绝顶谨慎的冷遇,朝中臣僚无人可能与之相比。

梁元帝任命周弘正为黄门侍郎,在侍中省值勤。不久升任为左民尚书,接着加任散骑常侍。

元帝尝著《金楼子》一书,书中说:“在诸位高僧中我尊敬招提琰法师,在隐士中尊敬华阳陶贞白,在士大夫中尊敬汝南周弘正,听他们讲说义理,清晰畅达,风韵无量,他们都是当代的名流学士啊。”

到侯景被消灭后,王僧辩将建康宫禁中的藏书图籍送到江陵,梁元帝诏令周弘正加以校勘考正。

那时朝廷官员们议论能否迁都,寻常家在荆州的都不主张迁回建康,唯有周弘正和仆射王裒对梁元帝说:“如果在学校受过正规教育因而熟知古今历史的各位士大夫,他们知道帝王定都之处正本就不是如法炮制的,对目前迁都与否该当不会发作疑义。至于黎民百姓就不一样了,他们如果没有亲眼看见陛下圣驾进入建邺,就会以为陛下只不过是诸侯等级的国王,我不知道吴雪雯。是没有正式名分的天子。所以我们以为该当迁回建康,以逢迎百姓的情绪,听从天下人的愿望。”这时荆陕籍贯的人都说王裒、周弘正是东部区域人氏,所以他们主张东回建康,但也许不是好举措。周弘正劈面辩驳他们,说:“如果东部人主张东迁回建康,就被以为不是好举措,那么你们西部人士希望就此定都西部的江陵,又难道是妥善之策?”梁元帝听了大笑起来,最终还是肯定不迁回建康。

到江陵失守时,周弘正悄然默默地逃出敌军重围,回到京师建康,梁敬帝任命他为大司马王僧辩的长史,代理扬州政事。

太平元年(556年),周弘正被任命为侍中,兼国子祭酒,又升任为太常卿、都官尚书。

高祖陈霸先受禅为帝(武帝永定元年十月乙亥初十,557年11月16日),任命周弘正为太子詹事。

天嘉元年(文帝天嘉元年(560年)三月),周弘正升任为侍中、国子祭酒,被派往长安应接遭北周羁留的高宗陈顼。天嘉三年(562年),从北周回来,天子下诏书任命他为金紫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,兼慈训太仆。

废帝陈伯宗接位(文帝天康元年四月癸酉廿七,566年5月31日),周弘正兼都官尚书,总管吉、嘉、宾、军、凶五种礼仪的事务。随后又被任命为太傅长史,加授明威将军称号。

高宗即帝位,赐周弘正为特进,又兼国子祭酒,迁任为蛰豫州大中正,犒赏扶护人员(宣帝太建元年正月癸卯十三,569年2月14日)。

太建五年(十月己亥初七,573年11月16日),周弘正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,祭酒、中正两职照样。不久高宗诏令他在东宫侍讲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。太子以为周弘正是朝廷旧臣,一向德高望重,于是罢休本身的尊贵身份,鞠躬礼敬,横摆经书就教,对他就如对师长那样尊敬。

周弘正特别擅长玄学,也兼通佛家典范,尽管是饱学之士得道高僧,也没有不向他就教质疑的。

太建六年(六月壬辰初三,574年7月7日),周弘正在任上仙逝,这年七十九岁。为此,天子下诏书说:“追念和赞颂德行高尚的古人,这是永久不变的原则。前尚书右仆射、兼国子祭酒、豫州大中正周弘正,仪容端庄见识精深,才艺齐备学业精晓,好比是文章的苑林、义理的府库,他是国度享有盛誉的老臣,是民望所归的宗师,他的德行在学界灿烂垂照,他的权威在礼部最为高超,如今乍然仙逝,我为之恻然悲伤。可追赠为侍中、中书监,丧事费用,由国库优厚提供。”又亲身吊唁致哀。谥号简子。

周弘正所著的《周易讲疏》十六卷,《论语疏》十一卷,《庄子疏》八卷,《老子疏》五卷,《孝经疏》两卷,《集》二十卷,都风行于世。

儿子周坟,官至吏部郎。

周弘正有两位弟弟:周弘让、周弘直。

周弘让生性繁复质朴,通晓多门学问,天嘉初年,以平民的身份领太常卿、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。

周弘直,字思方,幼年即聪明机敏。初入仕任梁朝的太学博士,逐步升任为西中郎湘东王外兵记室从军,与东海鲍泉、南阳宗懔、平原刘缓、沛郡刘瑴同掌书记。自后调入朝廷担任尚书仪曹郎。

湘东王萧绎出京镇守江、荆二州时期内,周弘直络续任职,被任命为录事谘议从军,兼柴桑、当阳二县县令。

当梁元帝萧绎秉承皇帝旨意时,周弘直又被任命为假节、英果将军、世子长史。不多久又被任命为智文官军、衡阳内史。升任贞毅将军、平南长史、长沙内史,代理湘州府政务,封为湘滨县侯,食邑六百户。

周弘直历任邵陵、零陵太守、云麾将军、昌州刺史。

王琳起兵时,周弘直正在湘州任职,王琳兵败后,才回到朝廷。

天嘉年间,周弘直历任国子博士、庐陵王长史、尚书左丞、兼羽林监、中散大夫、秘书监,职掌国史官署。升任太常卿、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。

太建七年(575年),周弘直患病将死,于是写了遗书警告家里人说:“我本年以来,膂力亏减,可能说是已经朽迈了,不过我由于热恋生活,公然没有发觉到这种朽迈,你知道正高。日常总是追求快乐自娱,甚至于不知不觉地到了老年。现在年寿的时限已经莅临,生命仿佛早晨的露水很快就要消逝,七十多年的岁月,很吻合人生寿命的常例而说得上知足了,能够四肢俱在形体完备地善终,也角力较量争持满意而无所缺憾了。我气绝之后,你们就买街市上现售的棺木,棺木要小型的,便于扛抬运载。为我的遗体装殓现时通行的服装,只是自古以来通行商定,在阳间见到祖宗,必需躬行大礼,所以必需穿单衣裙衫和原来的旧鞋。既然要侍奉先人,就应预备好抹布拭巾,有时良朋好友相聚,也要焚烧香烟,以是棺内祇需放入白布手巾、粗拙香炉便可,除此之外全都不用。”在家仙逝,这年七十六岁。有集二十卷。

儿子叫周确。

周确,字士潜,仪容秀美,度量宽宏而严于律己,阅读了大批的经书史籍,绝顶嗜好玄言哲理,为伯父周弘正所特别钟爱。初入仕为梁朝的太学博士、司徒祭酒、晋安王主簿。高祖陈霸先受禅为帝,任命他为尚书殿中郎,后经屡次升迁而为安成王限内记室。高宗即位后,任命他为东宫通事舍人,他因母亲仙逝服丧,去职。到欧阳纥之乱被平定后,周确夺情出任中书舍人,奉命前往尘州慰劳平叛将士,服丧期满后,任太常卿。历任太子中庶子、尚书左丞、太子家令,又因父亲仙逝服丧去职。不多久起用为贞威将军、吴县令,却再三推辞不肯赴任。至德元年,被任命为太子左卫率、中书舍人,升任散骑常侍,加贞威将军、信州南平王府长史,代理扬州政事。周确处理政事公正允当,被歌咏为良吏。后又升任都官尚书。祯明之初,患病。在任上仙逝,这年五十九岁。天子下诏追赠为散骑常侍、太常卿,由官府提供丧事费用。)

《北齐书卷十二•列传第四》:“南阳王绰,字仁通,武发展子也。以五月五日辰时生,至午时,后主乃生。武成以绰母李夫人非正嫡,故贬为第二,初名融,字君明,出后汉阳王。

河清三年,改封南阳,别为汉阳置后。绰始十余岁,留守晋阳。爱波斯狗,尉破胡谏之,欻然斫杀数狗,狼藉在地。破胡惊走,不敢复言。

后为司徒、冀州刺史,好裸人,使踞为兽状,纵犬噬而食之。

左转定州,汲井水为后池,在楼上弹人。好微行,游猎无度,恣情强暴,云学文宣伯为人。有妇人抱儿在路,走避入草,绰夺其儿饲波斯狗。妇人号哭,绰怒,又纵狗使食,狗不食,涂以儿血,乃食焉。后主闻之,诏锁绰赴行在所。至而宥之。

问在州何者最乐,对曰:“多取蠍将狙混,看极乐。”后主即夜索蠍一斗,比知道三二升,置诸浴斛,使人裸卧斛中,号叫委宛。帝与绰临观,喜噱不已,谓绰曰:“如此乐事,何不早驰驿奏闻。”绰由是大为后主宠,拜大将军,朝夕同戏。

韩长鸾间之,除齐州刺史。将发,长鸾令绰知己诬告其反,奏云:“此犯国法,不可赦。”后主不忍显戮,使宠胡何猥萨后园与绰相扑,搤杀之。瘗于兴圣佛寺。经四百余日乃大敛,颜色毛发皆如生,俗云五月五日生者脑不坏。看着米雪三级。

绰兄弟皆呼父为兄兄,嫡母为家家,乳母为姊姊,妇为妹妹。齐亡,妃郑氏为周武帝所幸,请葬绰。敕所司葬于永平陵北。”

(南阳王高绰(《北史卷八•齐本纪下第八》),字仁通,是武成皇帝高湛的大儿子(李夫人生,弘德夫人李氏)。在五月五日(己卯,556年5月29日)辰时诞生,到午时,后主高纬才生上去。武成皇帝因高绰的母亲李夫人不是正妻,所以贬为第二,起初名叫高融,字君明,过继给叔父、汉阳王高洽作后裔。

河清三年(九月乙丑初十,564年9月30日),高绰改封南阳王,另外给汉阳支配后裔。

高绰在十多岁时,就留守晋阳。喜爱波斯狗,尉破胡劝戒他,他突然砍死几只狗,散乱地倒在地上,尉破胡惊吓地逃走,不敢再说。

自后高绰任司徒(后主天统四年三月乙巳初十,568年4月22日)、冀州刺史,叶玉卿。高绰喜欢暴露人的身体,让人蹲坐着成野兽的样子,放出狗撕咬吃人的肉。

高绰转任定州刺史(此定州治中山),吸取井水作后池,在楼上用弹弓弹人。喜欢换装出行,游赏打猎没有控制,任意实施强暴,说是学文宣伯伯的为人。

有个妇女抱着孩子走在路上,看到高绰跑着躲进草丛里,高绰抢去她的孩子喂波斯狗。妇女号哭,高绰发怒,又放狗要它们吃这个妇女,狗不吃,高绰醮了婴儿的鲜血涂在妇人身上,狗就吃了。后主听说了这事,下诏书锁住高绰去皇帝所在的住址。到了后又包涵了他。

后主问高绰在州里干什么最快乐。高绰答复说:“逮捕许多蝎子放在容器里,再放进一只猴子,看蝎螫猴子极端可乐。”后主即刻命令在早晨捉一斗蝎子,到第二天清早,才捉到二三升,放在澡盆里,要人光着身子躺在盆里,这小我被螫得委宛喊叫。皇帝和高绰临近观看,夷愉得大笑不止,对高绰说:“这样快乐的事,为什么不派驿使速即来向我呈报。”高绰以是很受后主溺爱,授任大将军,从早到晚和后主在一起嬉戏。

韩长鸾对此很腻烦,这一年,任命高绰为齐州刺史。临启碇前,韩长鸾命令高绰的知己诬告他谋反,上奏说:“这是获罪国法,不能赦免。”后主不忍心公然将高绰处死,派受宠的胡人何猥萨在后园和高绰徒手角斗;掐死了他。埋在兴圣佛寺(后主武平五年(574年)十二月)。过了四百多天分将尸体裹好装入棺材,高绰神气毛发都像活着的一样,俗话说五月五日诞生的人头不会朽败。

高绰兄弟都称谓父亲为兄兄,嫡母为家家,乳母为姊姊,妻子为妹妹。齐国死亡,妃子郑氏遭到周武帝的溺爱,仰求安葬高绰。诏令主管部门葬在永平陵北。)

《北齐书卷四十三•列传第三十五》:“李稚廉,赵郡高邑人也。齐州刺史义深之弟。

稚廉少而寡欲,为儿童时,初不从家人有所求请。家人尝故以金宝授之,终不取,强付,辄掷之于地。州牧以其蒙稚而廉,故名曰稚廉。聪敏好学,年十五,颇寻览五经章句。属葛荣作乱,本郡纷扰,违难赴京。

永安中,释褐奉朝请。

普泰初,开府记室、龙骧将军、广州征南府录事从军,不行。寻转开府咨议从军事、前将军。

天平中,高祖擢为泰州开府长史、平北将军。稚廉缉谐将士,军民乐悦。高祖频幸河东,大相嗟赏。转为世宗骠骑府长史。诏以济州控带川陆,接对梁使,尤须得人,世宗荐之,除济州仪同长史。又迁瀛州长史。

高祖行经冀州,总合河北六州文籍,商校户口增损。高祖亲身部门,多在马上,征责文簿,指景取备,事绪非一。学习郑艳丽。稚廉每应机立成,恒先期会,莫不雅合深旨,为诸州准的。高祖顾谓司马子如曰:"观稚廉惩处,快人意也。"因集文武数万人,令郎中杜弼宣旨慰劳,仍诘诸州长史、守令等,诸人并谢罪,稚廉独前拜恩,观者咸叹美之。其日,赐以牛酒。高祖还并,以其事告世宗。世宗喜而语人曰:"吾足知人矣。"

世宗嗣事,召诣晋阳,除霸府掾。谓杜弼曰:"并州王者之基,须好长史,各举所知。"时互有所称,[一]皆不允。众人未答。世宗乃谓陈元康曰:"我教君好长史处,李稚廉即其人也。"遂命为并州长史。常活着宗第内,与陇西辛术等六人号为馆客,待以上宾之礼。

天保初,除安南将军、太原郡守。显祖尝召见,问以治方,语及政刑宽猛,帝意深文峻法,稚廉固以为非,帝意不悦。语及杨愔,误称为杨公。以应对得宜,除济阴郡守,带西兖州刺史。

征拜太府少卿,寻转廷尉少卿,迁太尉长史。

肃宗即位,兼散骑常侍、省方大使。行还,所奏多见纳用。除合州刺史,亦有政绩,未满,行怀州刺史。还朝,授兼太仆卿,转大司农卿、赵州大中正。

天统元年,加骠骑大将军、大理卿,世称平直。为南青州刺史,未几,征为并省都官尚书。

武平五年三月,卒于晋阳,年六十七。赠仪同三司、信义二州刺史、吏部尚书。杨丽菁。”

(李稚廉,赵郡高邑人。齐州刺史李义深的弟弟。

李稚廉从小就欲壑难填,还是儿童的时候,从来不对家人提出什么仰求。有一次家人蓄谋给他金宝,他却永远不要,强塞给他,就扔到地上。州牧看他固然年岁小却不自利,所以就叫他稚廉。李稚廉聪明好学,十五岁就已经熟读了五经章句。正赶上葛荣作乱,郡中繁芜,离开京城避难。

永安年间,初为奉朝请。

普泰初年,授开府记室、龙骧将军、广州征南府绿事从军,没有去上任。不久改任开府谘议从军事、前将军。

天闰年间,高祖高欢拔擢李稚廉任泰州开府长史、平北将军。他与将士们自相残杀,军民联系亲善。高祖屡次到河东,很叹赏他的才干。改任世宗骠骑府长史。下诏说,济州是水陆要地,时常接待梁的使者,更加须要一个得力之人,世宗推荐稚廉,任济州仪同长史。又改任瀛州长史。

高祖经过冀州时,搜检河北六州统共的文书簿籍,核对户的增减。这些都是高祖亲身分派布置,骑马行军,搜检所须要的簿籍,头路单一,却必需即刻预备妥当。李稚廉能见风转舵,马上办好,他经常提早作好预备,与高祖的要求相吻合,从而成为其他各州的楷模。高祖回头对司马子如说:“看稚廉处理事情,足以让人心情愉快。”于是召集文武几万人,让郎中杜弼公告皇上的旨意,慰劳稚廉,并且责问各州长史、太守县令等,其他人都一齐谢罪,唯有李稚廉上前谢恩,旁观的人都很感慨恋慕。这一天,高祖赏给他牛和酒。回到并州后高祖把这件事告诉了世宗。世宗夷愉地对他人说:“我可算是特长发现人才了。”

世宗高澄承继高祖后,召李稚廉离开晋阳,在本身府中作属官。世宗对杜弼说:“并州是成就帝业之地,须要有好的长史,你们可能推荐本身探问的人。”那时各人都推举了本身以为称职的人(时互有所称三朝本"互"作"牙",南本以下诸本作"雅",百衲本作"□",即"互",册府卷七二八宋本作"□",影明本作"玄",皆"互"的形讹。按"□"先讹"牙",南本臆改作"雅",他本从之。今从百衲本),不合世宗的意。众人一时没有说话。世宗便对陈元康说:“我告诉你一位优秀的长史,就是李稚廉。”于是任他并州长史。李稚廉经常出出世宗的府第,和陇西辛术等六人并称为馆客,世宗用上宾的礼节招待他们。

天保初,李稚廉任安南将军、太原郡太守。显祖高洋也曾召见他,向他磋商治国的方略,谈及政策刑罚宽严,显祖主张严刑峻法,李稚廉对峙以为这一主张是纰谬的,显祖很不夷愉。他说到杨愔时,误说成杨公。由于答复不得体,被任命为济阴郡太守,带西兖州刺史。召入任太府少卿,不久改任廷尉少卿,升太尉长史。

肃宗高演即位后,李稚廉兼散骑常侍、省方大使。巡察回来后,他所上的奏章大都被接受。任合州刺史时,也有政绩,任期未满,又代理怀州刺史。回到朝内,授兼太仆卿,改任大司农卿、赵州大中正。

天统元年(565年),李稚廉加授骠骑大将军、大理卿,公元。那时以公允正直著称。任南青州刺史,时间不长,召入任并省都官尚书。

武平五年(574年)三月,李稚廉死于晋阳,时年六十七岁。追赠仪同三司,信州、义州刺史,吏部尚书。)

《北齐书卷四十四•列传第三十六》:“孙灵晖,长乐武好汉也。魏大儒秘书监惠蔚,灵晖之族曾王父也。

灵晖少明敏,有器度。惠蔚一子早卒,其家书籍多在焉。灵晖年七岁,便好学,日诵数千言,唯寻讨惠蔚手录章疏,不求师友。三礼及三传皆通宗旨,然就鲍季详、熊安生质问疑滞,其所创造,熊、鲍无以异也。举冀州刺史秀才,射策高第,授员外将军。后以儒术甄明,擢授太学博士。迁北徐州治中,转潼郡太守。

天统中,敕令朝臣推举可为南阳王绰师者,吏部尚书尉瑾表荐之,征为国子博士,授南阳王经。王虽不好文学,亦甚相尊敬,启除其府咨议从军。绰除定州刺史,仍随之镇。绰所为猖蹶,灵晖唯默默忧悴,不能谏止。绰欲以管记马子结为咨议从军,乃表请转灵晖为王师,以子结为咨议。朝廷以王师三品,启奏不合。后主于启下手答,云"但用之",仍手报南阳书,并依所奏。儒者甚以为荣。绰除大将军,灵晖以王师领大将军司马。绰诛,停废。从绰死后,每至七日及百日终,灵晖恒为绰请僧设斋,转经行道。齐亡后数年卒。

子万寿,聪识灵敏,博涉群书,礼传俱通大义,有辞藻,尤甚诗咏。齐末,阳休之辟为开府行从军。隋奉朝请、滕王文学、豫章长史。卒于大理司直。

马子结者,其先扶风人也。世居凉土,太和中入洛。父祖俱赃官。子结兄弟三人,皆涉文学。阳休之牧西兖,子廉、子尚、子结与诸朝士各有诗言赠,阳总为一篇酬答,即诗云"三马俱白眉"者也。子结以开府行从军擢为南阳王管记,随绰定州。绰每出游猎,必令子结走马从禽。子结既儒缓,衣垂帽落,或噭或啼,令骑驱之,非坠马不止,绰以为欢笑。由是渐见亲狎,启为咨议云。”

(孙灵晖(《北史卷八十•列传第六十九•儒林上》),长乐武好汉。魏大儒秘书监孙惠蔚,是他本族的曾祖父。

孙灵晖从小很聪明,有器度。孙惠蔚有一个儿子早死,家中的书籍都还生存着。孙灵晖七岁时,绝顶好学,每天朗诵几千字,他读书只读孙惠蔚亲手抄录的奏章,不求师访友。《三礼》、《三传》都能通晓大义,又去向鲍季详、熊安生就教不明白之处,他所阐发的文义,熊、鲍二人也不能提出异议。被冀州刺史保举为秀才(举冀州刺史秀才北史卷八一孙灵晖传"冀州"下无"刺史"二字。按文义或衍"刺史"二字,或是"冀州刺史举秀才"之误倒),策问时成效优秀,授员外将军。自后由于能阐发儒学,被拔擢为太学博士。升任北徐州治中,又改任潼郡太守。

天统年间,皇上命大臣推举可能作南阳王高绰先生的人,吏部尚书尉瑾上表推荐孙灵晖,召为国子博士,为南阳王讲授经书。高绰固然不爱学文,对他却很尊敬,奏明皇上让他任本府谘议从军。高绰任定州刺史时,看着麦家琪。他也伴随前往。高绰行为任性阴毒,他只能默默地替他忧郁,不能劝止。南阳王想任命管记马子结为谘议从军,就上表仰求改任孙灵晖为王师,使马子结为谘议。朝中大臣以为王师属三品之官,高绰的奏章不合端正。后主在表章上指引,说“可能任用”,并且亲身给高绰回信,赞成他的仰求。儒士对灵晖遭到的恩宠都很恋慕。高绰任大将军时,孙灵晖以王师领大将军司马。高绰被杀后(后主武平五年(574年)十二月),不再兼任。自从高绰死后,每到亡七和百日的祭日,孙灵晖就请来僧人设斋,为他念经行道。齐死亡后不几年,孙灵晖就仙逝了。

儿子孙万寿,聪明灵敏,博学多才,《三礼》、《三传》都能通晓大义,有文才,更加擅长诗歌。北齐末年,阳休之征召他为开府行从军。隋时为奉朝请、滕王文学、豫章长史。死时任大理司直。

马子结,他的祖宗是扶风人。世代住在西凉,太和年间迁到洛阳。祖父、父亲都是清要之官。马子结兄弟三人,都涉猎文学。阳休之在西兖州时,马子廉、马子尚、马子结三兄弟和朝中大臣都写了诗送行,阳休之作了一篇酬答,诗中提到的“三马俱白眉”,就是指子结三兄弟。马子结由开府行从军提升为南阳王管记,随从高绰到定州。每次高绰出外打猎,一定要让马子结骑着马追逐禽兽。马子结是儒生,运动鲁钝,衣服被挂破了,帽子也掉了,高绰大声喝叫,骑马驱逐,每次马子结不从马上摔上去绝不会停止,高绰以此为乐。由此二人的联系越来越接近,奏明朝廷任谘议从军。)


你看邱淑贞
听听徐若瑄
听说周弘
学会李华月
热门推荐
随机推荐
最新文章